首页 > 外汇电子书 > 在线阅读 > 外汇交易三部曲 > “货币战争”之父:奥地利经济学

“货币战争”之父:奥地利经济学

ava爱华外汇 外汇交易三部曲 2020-06-27 21:21:30

  我们先来谈谈几个主要的经济学学派,并讨论它们对于经济周期的预测效能。对于当今中国和世界阶段的分析处于一个争论不休的境地,我们需要重新寻找那些在历史上表现最好的经济学派,从而完成对中国和世界目前所处经济周期阶段的尽可能准确的解读。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马克·史库森(Mark Skousen)根据教科书中所列参考数目、命题索引以及所提的代表人物等指标给出了一个经济流派的影响程度列表(见表6-1)。

  

 

  对于经济周期的预测,比较著名的学派有凯恩斯学派、货币主义学派、马克思主义学派、奥地利学派,当然真实商业周期学派也从供给(生产能力)的角度阐释了经济周期,不过他们的研究成果并不被广泛认同,影响极小。我们来谈谈其中四个流派对于经济危机起因的认识。

  凯恩斯主义学派认为由于边际消费率和资本支出天然递减的特点使得内需不足,加上流动性陷阱使得货币政策失效,从而引起经济危机出现,也就是市场参与者本身的特点导致了经济危机的出现,所以需要总需求管理。但是,后来包括弗里德曼在内的众多经济学派的历史数据检验否认了边际消费率下降的说法,至少长期内不存在边际消费随着收入增长下降的情形。从而使得凯恩斯对20世纪30年代大危机的解释被推翻,同样凯恩斯主义对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发生的滞胀表现得无能为力。所以,凯恩斯学派对于危机的解释能力从表现上和理论上都被动摇。

  货币主义学派认为货币供给量的变化是引起经济大幅波动的原因,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危机恰好是政府的货币行为干扰了经济自在运行而造成的。但是货币主义在后面20世纪末期的日本危机的前后表现都很差,对于很多那个时段前后的一些经济危机的预测也不尽如人意。因为根据货币主义的推断,保持物价稳定就能促进经济的持续发展,当时的物价确实比较稳定,但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却为后来的经济危机埋下了伏笔。马克思主义学派的主要观点是由于社会化大生产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矛盾导致了消费和生产脱节,也就是普通大众的收入水平眼不上生产率的提高,从而抑制了消费支出。在早期资本主义阶段和20世纪后半叶崛起的东亚经济体上,我们明显可以看出消费率的低下,由于缺乏有效的工会组织,劳动要素的价格被压低,从而影响了消费,降低了内需,引发了东亚式的经济危机。这种“重商主义”式的做法损害了经济长期发展的能力,经济发展严重依赖于外部提供动力。马克思主义学派也是少数着眼于生产二流通分配流程和阶段的经济学派,所以他们对于经济的分析是动态的,并且也能区分先行指标和滞后指标,从而建构起良好的经济预测体系,可情的是马克思主义学派在国内的发展并没有眼上时代的变化,从而不断完善自己的细节,因而导致国内的马克思主义运用相当落后,无论在概念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如此。对于消费能力的下降,凯恩斯的解释侧重于一种经济行为者天生的特性,而马克思则认为制度的构建影响了消费能力。而且欧洲和北美的劳工制度的发展确实出现了“马克思式”的调整,这也是欧洲和北美国家发展朝向更高路径跃进的动力所在。对于当前中国的经济现实,我认为马克思主义是具有良好的预测能力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马克思的普通大众、资本家之外还加上了国外的消费者,这使得消费和生产的不平衡关系并不能马上发挥作用,因为国外的消费托起了生产。但是,这是不能持久的。

  奥地利学派的主要经济危机解释理论是米塞斯一哈耶克商业周期理论。这个理论认为过度的信贷扩张引起了投资等远离消费的经济过程的过度扩张,从而使得这些投资的收益率急剧下降,进而为以后的经济萧条埋下伏笔。这个理论虽然与马克思反资本主义的立场不一致,但是两者都坚持对经济活动的动态把握,许多历史实例都证明了这个理论在经济周期前瞻性方面的非凡价值。

  第一,对于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崩溃,无论是艾文·费雪还是凯恩斯都没有预测到,但是米塞斯和晗耶克却预测到了这次危机。

  第二,在通胀明显发生并快速上升的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状况也能在这个理论中得到完美解释,而凯恩斯对此无能为力。

  第三,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的萧条同样也证明了奥地利学派的观点,很多数据都支持了奥地利学派关于日本经济繁荣一破灭的解读。

  第四,20世纪90年代后期和2001年早期的繁荣一萧条周期也在奥地利学派的解释框架之内。

  当前中国的经济形式,可以用马克思关于原始资本主义的框架结合米塞斯-哈耶克商业周期理论得到解释。劳工制度的落后引起了生产和消费的落后,进而引起流动性过剩,然后这些过剩的流动性涌向技资和资产引发繁荣,但是投资的过度和资产价格的上涨超过平均收入的上涨又为经济的巨大调整理下了隐患。我认为马克思主义和奥地利学派是解读当今世界变动的圭臬,这种推崇既来源于他们卓越的历史表现,也源于他们重视了真实世界中的生产流程,而不仅仅是将视线集中在静态的均衡和需求方面。

  奥地利经济学最重要的著作是米塞斯(Ludwig van Mises)的《人类行为》(Human Action),他指出了经济学是关于如何通过有效的行为达到目的的科学,也就是:无数的个人有目的地通过行为改善自身的状况,而形成了以市场交换为核心的社会合作机制。因此,经济学也就归属于广义的人类行为学。市场的正常运行提供了所有具有先天差异性的个人改善自身状况的有效途径,他可以理性地决定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与此对照,任何直接从某些统计量出发的“宏观经济学”都缺乏严谨的逻辑基础,更成为各种不正当地通过所谓的“政府干预”甚至控制来谋取特殊利益者的借口,并破坏了社会合作本身。

  因此,个人的主观价值偏好(包括时间偏好,即选择在当前消费还是在更远的未来消费)以及有目的的行为是经济学的先验基础,而交换、货币、价格、工资、成本、投机(Speculation)、利润、利息、企业家的经济计算等现象都可以通过演绎推理来研究。特别地,米塞斯指出了,因为所有人类行为都涉及一个具有不确定性的未来,也就总是一种具有风险的投机。

  奥地利经济学对于古典经济学的最大改进就是,以主观价值论取代了劳动价值论。对于社会主义,它指出了在此制度下,经济计算将完全不可能。对于中央银行(包括美联储),它指出其独立性只是一个幻影,其作为一个政治性机构而对信贷进行操纵,是对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的威胁,提出了以私有银行的完全自由竞争的货币发行取代之。

  奥地利经济学与我们人类社会现有的运行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并清楚地指出了其各种幼稚和错误所在。就像量子论,再一次提醒了我们:不确定性和主观性是人类所永不可逾越的。这是我们理性思考的出发点。

  哈耶克经济周期理论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原因是由于货币供应量过多导致消费过度并使生产资料的资本不足。1931年由奥地利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奥古斯特·冯·晗耶克在《价格与生产》一书中提出。他认为资本主义经济中货币因素是促使生产结构失调的决定性原因。以没有闲置的生产资源为前提,在经济扩张阶段,资本市场上对于技资资金的需求将超过储蓄,生产者将会利用银行膨胀的信用,扩大资本物的生产,这导致部分先用于制造消费品的土地和劳动要素转用劳动资本物的生产,但是,当银行扩大的信贷经过生产者转手变成人们的货币收入后,按哈耶克的假定,人们将把他们的消费恢复到正常比例,这就引起消费品价格上涨,导致生产要素又转用于生产消费品。一旦信用扩张被迫停止,危机就会爆发。这时或表现为高涨阶段利用银行信用正在进行的投资(新建厂房设备等),由于资本缺乏而萎缩或中止;或者表现为已生产出来的机器原材料等,由于其他资本家缺乏资本而销路不好,价格猛跌。晗耶克认为危机所引起的物价下跌会自动改变储蓄率下降的趋势,一旦资本供给恢复和增加,经济也就自然地走向复苏,无须国家干预。

  哈耶克在《价格与生产》一书中,用一个比喻形象地说明了他的经济周期理论。他认为,人为地对货币进行剌激后的情形,就“好像孤岛上的一个民族已经部分地建成了一台巨大的机器,这台机器可以为他们提供一切生活必需品,然后他们却发现,他们已经耗尽了全部储蓄和可以利用的闲置资本,因而这台机器根本生产不出任何产品来。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暂时不去考虑用这台机器,而必须投入全部劳力在没用任何资本的情况下生产每天所需的食品”。

  奥地利学派继承并发扬了维克塞尔理论,其代表人物哈耶克进一步将货币和实际经济相结合,通过两者的相互影响,具体说明经济的周期波动。哈耶克关于经济周期的两部重要著作是《货币理论与贸易周期》(原版1929年,英译版1933年)和《价格与生产》(1931年),前者集中考察“引起周期性波动的货币性因素”,后者则考察“构成波动的真实生产结构的变化”。

  奥地利学派认为,不仅货币供应规模的变化,而且货币进入实际经济以及在经济体系中运行的途径,都会影响真实变量和最终市场结果。(这种“坎梯隆分配效应”强调了货币注入的途径,认为货币总是起作用的,它在影响真实经济部门方面不是中性的。)

  在注入货币后,不同商品受影响的程度不同,货币通过影响相对价格和生产的时间结构来影响经济的真实方面,它使资源在不同的生产环节上重新分配。哈耶克的资本理论是在庞巴维克“迂回生产”(Roundaboutway of Production)概念的框架基础上,从自己的货币理论中推导出来的,大致可以概括如下:资本不是同质的存货,不是同一种东西的堆积,而是各种物品之间相互联系的一个网络,是相互补充的各种组成部分之间形成的一种复杂的结构,生产过程应该被视为一个接一个的“阶段”,从最终消费层层递进,一直到更为遥远的阶段。非消费品的杂乱堆积,未必能够增加最终产出。每种资本投资如果想要能够提高最终消费品产出,就必须造应指向最终消费阶段的资本的完整结构。那些没有能够构成这样完整结构的投资就是扭曲的投资,只能造成资本损失和运营亏损。价格的根本作用在于只有在它能够反映所涉及的不同种类的资本品(不断变动的)的相对稀缺程度的时候,资本结构才能整合为一个整体,才能显示出那部分扭曲的投资。

  哈耶克具体考察了相对价格,说明为什么在人为的繁荣之后不可避免地出现衰退。他的分析从充分就业的假设开始。由银行体系派生的信用增加将使市场利率下降,使之低于自然利率,企业家在这个虚假信息的误导下,重新配置资源,从消费转移到投资。假定公众的时间偏好没有改变,对更为迂回或更长的生产过程的盈利性就会形成错误的预期。这种脱离消费的投资增加不会维持。因为随着生产过程的增长,占用了大量的资源,而消费品的产出下降,价格上升,消费者需要维持既有的消费水平,因而生产的时间结构需要重新调整,回到更直接的生产过程。如果在人为繁荣时期,或者说在强制储蓄时期,有利可图的技资现在无利可图时,危机就出现了。

  哈耶克的经济周期理论继承、发展了早期奥地利学派以及相关学者的研究,其中门格尔奠定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奥地利学派方法论基础和基本分析框架,先于凯恩斯考虑到不确定性、非均衡以及关于货币本质的货币理论;米塞斯尽力将货币纳入一般经济结构,给出了奥地利学派早期的经济周期理论,说明由于货币在定价和生产过程中具有独特而关键的作用,显示出货币干扰是如何导致资源配置不合理,如何导致协调问题;维克塞尔则区分了自然利率与市场利率,以及它们的不相等对一般价格水平的影响;庞巴维克则提出了“迂回生产”的分析框架。

  奥地利学派关于经济周期的思想可以通过图6-5来理解。经济三个部门,其中消费支出的弹性最好,因此调整起来迅速,而资本品生产弹性最差,因为调整起来需要很多时间,当消费支出调整发生之后很久资本品生产的调整可能才刚刚开始,这使得消费走势在经济周期中比较平滑,而资本品生产则是大起大落。由于中国经济中消费品生产和资本品生产的比重更大,特别是资本支出比重更大,而美国经济中消费支出比重更大,所以前者的经济调整起来容易大起大落。

  

视频教程:什么是CFD